辛言

敏菲利亚的女人是其日娜的小武士(
自嗨人士
头像@阿寒
我已螺旋升天

错过

【敏菲利亚→光之战士↔我家大猪蹄子】
因为是瞎写的就不打tag了(((


——————————————————

敏菲利亚本以为,自己只要远远地看着光之战士便足够了,从不奢望什么,她说每次完成任务后回到这里看见自己的身影,便会感到安心,那只要她喜欢,敏菲利亚愿意遵从她的愿望,在那等她回来。

在空闲的时间里,光之战士会和拂晓的其他人聚在一起,一边吃着外面买回来的食物,一边和大家闲聊着。

对,敏菲利亚从不奢望什么,她本来是这样想的,并且认为这样的想法会永远的持续下去。

只是后来有一天,光之战士一脸开心地出了门,三四天没有回来。
敏菲利亚有些担心,当她想着用通讯贝联系一下时,光之战士回来了。
“敏菲,这个给你,”她递上一张红色的信封,笑容是敏菲利亚不曾见过的,“有些不好意思啊……”

敏菲利亚打开手上的信封,那是一张红色的请帖,新娘的那一栏写着光之战士的名字。

“诶?光,你……”
“抱歉!一直瞒着你!本来很早就想和你说了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光之战士双手合掌道歉着,“雅修特拉刚刚也在说我呢……说惊喜都要成惊吓了……”
“不,”敏菲利亚摇摇头,脸上依旧挂着那温和的笑容,“我会准时出席的。”
“真的吗!敏菲你最好了!”

光之战士兴高采烈地跑出了拂晓之间,不时还能门外其他人大声祝福的声音。

新郎也是敏菲利亚熟悉的人,同样隶属于的拂晓血盟的冒险者,是一位年轻的猫魅族男子,因为常常和光之战士组队去做任务,所以大概是时间长了便产生了感情吧。
记得光之战士去潜入帝国南方堡时,这个男人也是当时冒险者部队的一员。
冒险者接受的委托偶尔会有需要拼上性命的任务,一个弄不好就是丢掉性命,所以,那两人恐怕还一同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吧

应该很高兴才对,但为什么心里如此难过。

那个人是要和光之战士共度余生的人,那个人,不是自己。
曾经以为只要静静地守候在她的身旁就够了,但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自己对光之战士的感情,却为时已晚。

她抬手捂住眼睛,有人在哭,她不想承认那个人是自己。

半个月后,敏菲利亚和贤人们准时来到了十二神教堂,来的人除了拂晓血盟的成员,更多的是和光之战士一同并肩作战的冒险者同伴,有的人在这一天放下武器,卸下沉重的铠甲,穿上轻便的服饰,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有的人看起来像是刚刚完成了什么委托匆忙赶到,脸上还满是尘土与伤痕。,

如果站在那的人是自己就好了。

当教堂的大门缓缓打开,光之战士手持着鲜花与男人共同步入圣堂时,敏菲利亚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

“敏菲利亚,你脸色不太好啊,怎么了?”桑克瑞德问道。
“我没事,抱歉。”
“你快看,难得见到光穿着裙子啊,真是漂亮啊。”

光之战士看起来实在不太习惯穿着婚纱,走上台阶时,他伸出手握住了她。

在莫古力祭司与台下亲朋好友的见证下,男人单膝跪地,捧起光之战士的右手,将自己亲手制作的无暇戒指戴上了她的无名指,在那上面郑重地落下一吻。

那个笑容,从今以后也只会属于那个男人了吧。

年轻的冒险者们迫不及待地冲上舞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苍穹烟花与香槟玩闹着,更有刚执行完任务来不及卸下武器的冒险者直接就地释放着炫酷的技能,刺眼的光效令敏菲利亚睁不开眼。

最后还是婚礼的主角以合照为由让在场的冒险者们收住了玩闹的心,乖乖地站好一排。

敏菲利亚被冒险者们挤到了光之战士的身旁,光抬头见了自己,笑了,“谢谢你能来,敏菲。”

“你的事情我当然不能忘,”她说到,“祝你幸福,光。”

以后,没有自己在她身边,也没有关系了。

因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可以随时保护她的人。

评论(1)
热度(1)

© 辛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