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言

敏菲利亚的女人是其日娜的小武士(
自嗨人士
头像@阿寒
我已螺旋升天

【鸟姬】我果然最喜欢你了

西木野真姬觉得今天好像少了点什么。


在音乐教室里弹钢琴时,不再有人过来打扰自己。


不不不,才不是想她了啊。


然而越是否定,满脑子越是那搓鸟毛。


“啊——!好烦!”

双手猛地拍击到钢琴键盘上,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不顺利?”

教室里不知何时进来了一个人,真姬抬头,看到希站在门口。

“没…没什么……”

然而希像是看穿了一切,走了过来靠到钢琴边上,缓缓开口:“最近流行感冒呢~绘里亲也感冒请假了的说。”

“我知道啊……”

“然后啊,刚才跟理事长说了一下,”希转头看着真姬,“才知道,小鸟今天也感冒了,没来学校。”

“……”正准备去拿过钢琴谱的手在空中顿了顿,真姬尽量保持着镇定,“这…这样啊……”

希站直身子,笑到:“好了,咱去部室了,反正今天也没有练习,真姬不来也没关系,会跟妮可亲说的。”


希走了,不大的音乐教室再次只剩下真姬。

“干嘛要告诉我啊……”


合上钢琴盖子,真姬拎起书包走出教室。


今天是没法好好作曲了啊。


走在街上晃来晃去,过了一会儿,真姬拿着一盒芝士蛋糕站在南家家门口。

“结果……还是跑过来了啊……”


才不是担心小鸟呢,只是回家顺道过来看看,嗯。

真姬这么对自己说。


然而西木野同学你是不是忘了,你家和小鸟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啊。


“叮咚————”

伸手按下门铃,真姬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来开门,于是又按了下门铃。

“叮咚————”


……

……


然而还是没人来开门。


“……”


『是睡着了吗……』

看着手上的蛋糕,真姬决定今天还是先回去好了。

“白跑一趟……回去吧……”

“诶诶?这不是小真姬嘛。”

真姬转头看去,是理事长。

“啊……理事长……”

由于自己和小鸟两人的老妈曾经有过一段这样那样又那样这样balabalabala说不清的过去说简单点就是这两个人高中时便认识了,因此,真姬也是小时候就认识了小鸟和理事长,对于理事长对自己的称呼,真姬也是早已习惯。

“特地来看小鸟吗?”理事长走上前笑着问,“啊~那孩子要是知道了会很开心哦~”

真姬赶忙摆手否认到:“不不不我只是顺道过来看看她毕竟她今天没来学校也很麻烦啊关于作曲上的一些问题啊我也想问问她的意见而且之前也说好了要帮她一起做衣服顺便请她吃蛋糕……”

西木野同学,你就是这点不好,人家还没说什么,你这狡辩是给谁听呢,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啊~!(被打)

“是是是~”对于真姬的毛病理事长也是见怪不怪,也就不打算揭穿“诶可是我记得西木野家大宅是在另一个方向的九公里之外啊”这个事实了。

咳,好像有什么不对。

理事长一边打开包包拿出钥匙,一边说着:“看你站在门口,肯定是小鸟睡着了没听到门铃,”说着,她将钥匙插入锁孔打开房门,“来了就进来坐一会儿吧。”

“那……打扰了。”

“没关系~进来吧。”

进了屋子,真姬跟着理事长走到小鸟房间门口,打开门,小鸟似乎刚醒来,坐在床上揉着眼睛,头顶标志性的鸟毛凌乱的翘着,

“啊,小鸟,醒来了啊。”

“唔……妈妈欢迎回来……哈欠……”睁着朦胧的双眼,小鸟有点迷糊地说着。

“嗯,我回来了,小真姬也来了哦,我去给你烧点热水。”说完,理事长便走开了。

“诶?真姬酱?!”一听到某人的名字,小鸟的睡意瞬间全无,变得精神起来。

“顺道过来看看罢了……”真姬走进小鸟的房间,将蛋糕递到小鸟眼前,“小鸟是喜欢吃芝士蛋糕的吧。”

“哇~谢谢真姬酱~”小鸟开心的接过蛋糕。

看着小鸟开心的笑容,真姬一下走了神,但很快便又回过神来,在小鸟床边坐下,问:“那,感觉身体怎样?”

“嗯!感觉好多了,明天就可以去学校啦。”

“是吗,那就好。”

“诶嘿嘿~不过,要应付绘里酱有点麻烦就是了~”小鸟无奈地挠挠脸颊,“得让希酱帮忙呢。”

“绘里?说起来绘里今天也感冒请假了。”

“嗯……双休日时和绘里酱一起去看布料,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绘里酱感冒了,周一上课时就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一检查原来是感冒了,绘里酱就觉得是她不小心把感冒传染给了小鸟,很内疚呢。”一想起之前一见到自己就拼命道歉的绘里,小鸟还是觉得很无奈。

“这样啊……”

“嗯?”

“……”为什么不叫我一起去啊…明明说好了我也来帮你……


绘里真狡猾啊。

虽说和自己一样从小就认识了小鸟,但和只是偶尔和妈妈来这里玩玩的自己不同,从小学到高中,绘里是一直陪在小鸟身边,和穗乃果与海未一样,都是小鸟重要的青梅竹马。

果然,比起自己,小鸟更需要的是绘里吧。


等等……

突然反应过来不对的真姬猛地回过神。

刚刚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是吃醋了吧!居然因为这种小事在吃醋!


……这种想把小鸟占为己有的……

都在想些什么啊……


“那个…真姬?”

“呃?!怎么了?”

“没事吧……叫你好几次都不理我……脸好红哦……”

“咦?!”真姬摸摸脸颊,啊啊,真是暖暖的,很贴心。

……个头!

“没…没事啦……”捂住脸颊低下头,真姬感觉自己失态了。

真是的…在做什么啊自己……

“嗯…?”看着非常纠结的真姬,小鸟似乎明白了什么,右手握拳轻轻敲击鸟毛,“啊,小鸟明白了。”

“……哈?明白什么了?”真姬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小鸟。

小鸟笑笑,掀开被子爬到真姬旁边,摸摸真姬的头,“因为小鸟和绘里一起出去了没叫上真姬,所以真姬不开心了对吧。”

“!!!!”被猜中心思的真姬无言以对,但还是拼命反驳着,“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情不开心!!真是意义不明啊啊!!!”

“hai~hai~小鸟都知道~真姬乖~”小鸟觉得眼前出现了一只炸了毛的小豹子,需要自己去顺毛,于是小鸟继续揉着真姬的头发。

“别……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啊……”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真姬并没有躲开小鸟的手,低着头任由小鸟弄乱自己的头发。

“真姬本来就比小鸟小一岁~”

然而在行为上,小鸟似乎更像小孩子。


头发也摸够了,小鸟扑到真姬怀里,抱着真姬蹭啊蹭。

“小鸟果然,最喜欢真姬酱了呢~”

“诶、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真姬,想了想,也回抱住小鸟。

“嗯,明明放学后还要去补习班,却还是特地绕路来小鸟家看望小鸟,还买了小鸟最喜欢吃的蛋糕。”

“都、都说了只是顺道……”

“但是真姬酱的家明明不在这边啊~补习班也是~”小鸟抬头,一脸单纯的笑容。

“……”真姬无言以对,抱着小鸟的手臂又搂紧了些,“随你怎么说啦……”

“嗯哼~还有啊~在学校,从以前开始也是,不管小鸟在想什么,总是真姬第一个看穿呢~所以说啊~小鸟果然最喜欢真姬酱啦~最喜欢最喜欢最喜欢~”

“好了啦!说那么多次!很让人害羞啊!”

“诶嘿嘿~那小鸟做什么真姬酱才不会害羞呢?”从真姬怀里离开,小鸟食指轻点下巴,一脸苦恼的样子。

“什么做什么啦……”

“啊,那这样好了!”小鸟扯住真姬的衣领,将真姬向自己拉来。

“等等——小——”

想说的话被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啊啊,小真姬很久没来了呢,问一下她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好了~』

这么想着,理事长走出了厨房。

“呐呐~小真姬,晚饭要不要……”

“你在做什么啊——!!!!”这是真姬的尖叫。

随后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诶?真姬酱要回去了?”小鸟的听起来很失望的声音。

接着小鸟房间的门被打开,满脸通红的真姬从里面跑了出来。

“哈……啊!理事长…!”

“怎么了……你们两个…?”理事长有点迷茫,应该不会……吵架了吧?

“……没、没事!”

“那,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诶?!不不不不不用了!今天还要去补习班所以先告辞了!”说着真姬向玄关处跑去,跑到一半,真姬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又折回到小鸟房间门口,对小鸟说到,“还有!下次去买布料我也要去!”

“哦,可以啊。”小鸟点点头。

“那再见!”


穿好鞋子,真姬打开门跑出门外,却不巧和门外的人撞了上去。

“唔!好疼!”绘里揉揉被撞到的肩膀,抬头,“咦?真姬,你也在这儿啊。”

“绘、绘里?”

“我感冒好了所以过来看看小鸟,”绘里挠挠后脑勺,“话说回来……真姬你的脸好红啊,不会是发烧了吧?”

“呃!没事啦!”

于是真姬只留给了绘里一个慌里慌张跑远的背影。

“哇……发生什么了啊……第一次见到真姬这么慌张的样子……”

“啊!绘里酱!”走出房间准备和妈妈说明一下情况的小鸟看到了门外的绘里。

“小鸟~”绘里走了进来,“感冒怎么样了。”

“已经好的差不多啦~”小鸟总感觉一个大麻烦跑到家里来了。

“理事长,我又来打扰了~”

“啊啊,都说了小鸟感冒不是绘里的错啦。”理事长无奈揉揉绘里的头发。

“不不不,怎么想都是我不对!”然而绘里就是个死脑筋,“所以今天给小鸟准备了赔礼!”

“赔礼…?”

“嗯!小鸟一直想要的限时卖的饼干!今天买到了!”

“诶!真的吗!”

“当然咯~我可是聪明可爱的elichika!比起这个,小鸟你穿的太少了!回房间披件外套啦!”推着小鸟进了房间,绘里拿过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给小鸟披上,然后她才从包里拿出一袋包装精美的饼干递给小鸟。

“啊,谢谢绘里!”

小鸟突然觉得感冒了也不错,又是真姬送蛋糕又是绘里送饼干。

“喜欢就好,”绘里揉揉鼻子,“话说回来,小鸟,那个蛋糕可以吃吗?我有点饿…”她指指放在桌上的芝士蛋糕。

“绘里酱想吃吗?”小鸟走到桌子前。

“想!”

“好,不给吃。”小鸟难得坏心眼的把蛋糕举高高。

“啊!怎么这样!”

“因为这是真姬酱给小鸟的,所以不会分给绘里酱~当然,绘里酱可以留下来一起吃饭。”

“小鸟欺负人……”

“真姬酱的蛋糕当然只能给小鸟吃啊~”


“啊……”

“真姬酱~”

第二天在学校,真姬见到了回到学校的小鸟。


“抱歉抱歉~因为昨天真姬酱的反应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捉弄了一下……诶嘿嘿~”小鸟一脸歉意。

“……你还敢提!!!”

“好啦……真姬酱原谅小鸟吧~”小鸟扑到真姬怀里撒着娇。

正是因为总是拿小鸟没办法,真姬才总是被小鸟捉弄着。

叹口气,真姬拍拍小鸟脑袋,无奈说道:“只许这一次哦。”

“好~”

这已经是第几个这一次了呢。


“好了,我要想曲子了,小鸟也有衣服的工作吧?”

“啊,关于衣服的……”

“小鸟!你看这个样子的改法怎么样!”金毛的会长跑进了音乐教室。


真姬看着跑进来的绘里和离开自己怀里走到绘里跟前的小鸟,有点不嗨森。


—————————

—————————


坐在钢琴前,真姬在钢琴谱上写下一个个音符,不时抬头看看坐在一旁讨论服装的绘里和小鸟。


话说今天早上得知,绘里昨天在小鸟家吃了晚饭,对于昨天自己拒绝了理事长留自己吃个晚饭的邀请,真姬表示有点小后悔。


等等……

这不是又在吃醋了嘛……


使劲晃晃脑袋,真姬再次看向小鸟。


“那服装的设计基本上就这么决定了,接下来把材料定下来吧。”

“那去上次那家店怎么样?我觉得用那个料子来做一定很棒!”

“绘里酱也是这么觉得吗?小鸟也觉得那个布料很好呢!裤子和裙子的部分想用牛仔布料之类的。”

“牛仔料的话,我之前去过有一家布料店,那里好像有牛仔布料。”

“那,下次带小鸟去看看吧!”

“嗯嗯!可以啊!那这个双休?”

“好!那就这么定了!”


“……”

真姬手中的铅笔不知何时断成了两截。


果然,还是,好不爽。


站起身,在绘里疑惑的眼神中,真姬坐到小鸟身后,一把搂过小鸟。

“你们,太近了。”


“啊……哈哈……”对于真姬的举动,靠在真姬怀里的小鸟也是无奈笑笑。

绘里很快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坏笑到:“诶~真姬吃醋了啊~这可不行呢~小鸟可是我重要的青梅竹马哟~不能就这么让给真姬哦~”

“不行,绘里离小鸟远点。”真姬一脸不爽,将小鸟搂的更紧,就差公主抱着小鸟离开。

就像王子大人从大流氓【划掉】魔王手下救出公主那样。

“好啦,绘里亲就别在这惹真姬生气啦。”希走了进来拉过绘里的手臂,笑着,“该去学生会啦,还有,绘里亲今天早上可是当着咱的面收下了一个学妹给的情书,咱要和你好♀好♀算♀算♀账♀呢~”

“绘里酱又惹希酱生气了啊……”

“活该…”

“诶……知道啦……那小鸟,真姬,我先走啦,”绘里任由着希将自己拉出音乐教室,“希不要生气啦~”


在真姬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靠着,小鸟抬手揉揉上方的红毛,“真姬。”

“嗯,在。”

“小鸟只会是真姬酱一个人的~所以啊,真姬酱不用担心小鸟会被抢走~”

“谁、谁担心这个啊!”

“诶嘿嘿~”小鸟开心地笑着,闭上眼,“呐呐,再让小鸟靠一会儿吧。”

“嗯,可以的。”看着怀中人似乎快要睡着了的样子,真姬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嘴角。


啊啊,我也是啊。

我也,最喜欢小鸟了。


评论(1)
热度(44)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辛言 转载了此文字

© 辛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