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言

敏菲利亚的女人是其日娜的小武士(
自嗨人士
头像@阿寒
我已螺旋升天

Happy Time!(1)———【绘希】东条老师是混蛋!

“绘里亲~唔~呼~……”
“……”
绚濑绘里躺在床上看着正趴在自己身上睡的香甜不知在做些什么梦一直在叫着自己名字的东条希,无奈叹了口气,她使劲一个翻身,把希甩到一旁的空位上,然后这才喘口气。
“老师……真是的……”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在这……

明明半个小时前,自己还躺在这位东条老师家的隔壁也就是自己家安定地玩游戏,然而这清闲没持续多久,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照顾着不省人事的东条希。

“喂,希,你家钥匙呢?”
“钥匙~咱忘带了~”
“啥?!东条希你特么在逗我?!?!”
“咱可以去妮可亲家过夜啊~”
“滚啊!!妮可很忙的啊哪有时间照顾你这个死酒鬼!!”
“啊~对了~绘里亲绘里亲~~”
“等等希你做啥?!别去乱敲别人家的门啊!!”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然后一阵门铃声不停……

被门铃声吓得手一抖手机直接掉地上,绘里慌张地赶紧捡起手机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游戏界面上的体力槽“啪啪啪——”地瞬间归零,“演唱会失败”五个大字是多么的刺眼。
“……明明还差一点就fc了!!!”
愤愤不平地把手机扔回沙发上,拖鞋也不穿直接赤脚跑向玄关,此时此刻非常生气的elichika准备好好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打扰她玩游戏的家伙。

“绘里亲~~”然而门一开,一个身影便扑到自己身上,紧紧抱着自己蹭啊蹭。
“……?!”硬生生地把“你个小兔崽子活得不耐烦了是吗竟敢乱按elichika家的门铃打扰elichika玩游戏是不是欠打啊”这句话咽了回去,当注意到熊抱着自己的家伙是自己的班主任时,而且还是带着一身的酒气,绘里懵逼了,“东条老师……?”
“……诶?你是希的学生绘里?”站在门外的妮可问着亲友熊抱着的金发小鬼,心想这妹子长得还真是不错,难怪希这个死脑筋那么喜欢她和自己聊天十句话九句不离“绘里亲真是可爱啊”。
“呃……我是……”绘里点点头,“请问…老师她……?”
“咳……”妮可头疼地扶额,“我的庆功宴……这家伙明明不会喝酒,居然趁着妮可不注意给我乱喝,硬是把自己喝醉成了一个二百五!还特么不带家钥匙这人都多大了这么让人操心真的好么?!”
“……”听着妮可的各种吐槽,绘里各种无语,最终叹口气,“那什么……我有老师家的钥匙……”
“……”
“……是老师说怕把钥匙弄丢所以放了一把在我家!!”见妮可一脸“卧槽你俩原来是那种关系啊”的表情看着自己,绘里赶紧解释道。
“妮可明明什么都没说你解释啥呢。”
“……”
看来东条希的朋友都和她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嗯。
绘里默默在心中得出结论。

打开希的家门,绘里和妮可扶着希走了进去,直接把希摔到沙发上,妮可揉揉肩膀,非常的无奈,“这家伙……”
“我去泡醒酒茶吧。”说着,绘里正准备走进厨房时————
“绘里亲~”沙发上的希又一把抱住了绘里的腰。
“哇!!!”
“小心!”
直接被希拖拽到腿上,希满足地把脸埋进绘里的肩窝蹭蹭,呼出的热气窜进绘里的衣领。
“老师……!!!”
“和咱一起洗澡吧~”
“欸?!?!?!?!”
“卧槽东条希你特么够了!!”妮可一把拉开绘里让她远离了某个醉酒hentai护在身后,“连未成年人都不放过你个死变态!!!”
“呜……妮可亲坏人…把绘里亲还给咱~呜唔唔唔~”
“死开死开赶紧给我滚去洗澡!!”见希又不死心地靠了过来,妮可一把按住希凑过来的脸,阻止了她再往前走一步。
“不灰一七胡个咋(把绘里亲还给咱)……”
“我……我去泡醒酒茶……”绘里默默后退了一步,这个一身臭酒气神志不清整的就像个从西木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一样的东条希她的确是有些嫌弃了。
“唔啊~绘里亲不要走~!”无视了希的哀嚎,妮可一把拽住希往浴室拖去。
“不会走的啦!快给我死过来洗澡!!”

听着浴室里传出的吵吵闹闹的声音,绘里径直走进厨房,准备烧开水,并从抽屉拿出了杯子等东西,熟练程度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虽说从高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班主任经常各种不靠谱常常不按常理出牌,就连自己当上学生会长也是这家伙干的好事,强行把自己关到学生会室说不在文件上签名就不让出来,最终绘里被逼无奈签下卖身契,咳……好像有什么不对…事后这位东条老师就乐颠颠放了自己出来拿着文件跑去理事长室,一脸正经地对理事长胡说八道:“绚濑同学说成为会长是她的荣幸,她很乐意接受这个职务。”

“……”
和小鸟一起在门外偷听的绘里非常想冲进去把东条希按在地上打。

“绘里酱冷静!”
“冷静不下来啊!!!小鸟别拦我!!让我进去把她弄死!!!”
“唔啊!海未酱快来救命啊!!!!”

东条希我明明是被你强迫的好不好!!!!!!

于是乎,一直以来都很冷静地绚濑绘里同学第一次炸毛了。

至于东条希这三年干过的各种奇葩的不按常理出牌的事,绘里从高二开始就不想计算了。在学校里,大家眼里的东条老师都是非常能干,做事靠谱,深受学生喜爱的好老师。
对此,绘里真的非常想掀桌反驳啊!!

你见过哪个老师忘带家门钥匙然后想从隔壁学生家的阳台翻进去?!
你见过哪个老师请客看电影结果忘带钱包最后是学生垫的钱?!
你见过哪个老师出门太急结果手机忘带拿成空调遥控器了?!
你见过哪个老师请学生来自己家吃饭结果各种跟学生借酱油借醋借盐还借盘子的?!
就说现在!你见过哪个老师在外面喝了个烂醉回来去打扰学生休息还想和学生一起洗澡的?!

“哈哈……”想起希这三年干过的各种奇葩事,绘里满脸黑线,忍不住干笑两声,她非常奇怪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高中时代居然摊上了一个这样的班主任。

端着泡好的醒酒茶走出厨房,妮可已经把洗过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的希扔回了房间。

“啊……老师睡着了?”
“对啊,哎,有这么一个朋友妮可我真是不幸啊~”妮可默默感叹着自己的悲惨命运,“啊,说起来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矢泽妮可,请多指教Nico~”
“你好…矢泽桑……我叫绚濑绘里,”绘里点点头,“嗯……好像在哪听过……”
“你听过就对了!!我就是现在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超级偶像NicoNicoNi的矢泽妮可哟Nico~!!!不用叫矢泽桑啦~叫我妮可就行了~”妮可开心地喊着,“来~跟我一起做~NicoNicoNi~”
“呃……不用了……”绘里看着这意义不明的动作连连摇头摆手。
『我是不是又认识了一个奇怪的家伙……啊…』
“啊,我想起了。”
“想起来了吧!就是我就是我!!”
“嗯!原来是东条老师说过的平胸偶像啊。”一脸单纯的绘里还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
“呼~绘里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希趴在床上抱着去年绘里送的抱枕睡得香甜。

………………………………………………………………………………………………………………………………………………………………………………………………………………………………

“等!!!妮可桑!!!刀子危险啊!!!!”
“不要阻止我!!!!妮可今天非要砍了这家伙!!!!”
“有话好好说冷静下来啊!!!!!”
“放开我嗷嗷嗷嗷嗷!!!!!”

今天的矢泽妮可也是差点被东条希气死。
今天的东条希也是差点被矢泽妮可乱刀砍死。

在此特别感谢绚濑绘里同学阻止了悲剧发生。

过了一会儿,冷静下来了的妮可咕噜咕噜地喝掉了一杯水。
看着睡得香甜的希,妮可想起了她喝醉后说的一些话,又看了眼旁边的绘里。

叹口气,妮可站起了身。

“总之,虽然有点对不起你,但是妮可的朋友们还在楼下等妮可,所以我得先走了,这个家伙就拜托你了。”妮可指指床上的希,“回头让希请你吃好吃的就是了,妮可也会送你好吃的国外巧克力哟。”
“啊……那个…”
“我走咯!”不等绘里说完,妮可拎起自己的包包离开了希的家。

『希啊,妮可我就帮你帮到这了!』

“唉……怎么办啊……”绘里感到一阵头疼,回头看着床上的希。
“不过都已经睡着了……应该也没什么事了……”
“不管了我也回去睡觉好了……困死了……”

想赶紧回到自己房间的绘里也准备离开————

“绘里亲……”希的手软软地伸了过来勾住绘里的手指。
“咦?”绘里回头,希半睁着朦胧的双眼看着自己,“老师…怎么了?”
“过来陪咱一起睡啦……”
“诶?等等……哇!!”不等绘里回答,希一把拉过绘里,令她直接摔到床上,“疼……老师你……”
“诶嘿嘿~这样看绘里亲还真是可爱啊~”把绘里按到自己身下,希笑眯眯地俯视着身下的人,“呐~绘里亲~~”
“干…干嘛……”心里奔过无数只羊驼的绘里非常凌乱。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是下面的这个?!
不不不我怎么就被压在这了?!

不等自己思考完,希的脸便在自己面前放大数倍,然后,她感到有软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

“?!?!?!?!?!?!?!?!?!?!?!?!?!?!”

想要推开希的双手停留在了原位,绘里的双眼里满是惊讶与错愕。

“绘里亲的嘴巴……甜甜的呐……”

“喜欢你啊……绘里亲……”在学生的耳边吐出这句话,希便就这么压着绘里睡了过去。

“……”

绘里抿了抿被希吻过的双唇,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看向希。

刚刚……

她说了喜欢…?
还吻了自己…?

把身上的希甩到一边,绘里内心一阵不能平静。

但是……
是喝了酒的关系……所以乱说的吧……

可有时候不也常说……酒后吐真言吗?

所以东条希,你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逗我玩啊。

“反正明天一早起来……她也会什么都忘了吧……”

她会忘记今晚的一切,继续做她的不靠谱的东条老师。
但自己,可没办法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啊。

一旁的希手在床上乱摸,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在碰到了绘里的衣角后,她便立刻挪了过去把绘里楼进怀里继续睡。

绘里开始怀疑这人在装睡。
或者说……是在装醉。

“东条老师……笨蛋……”

被希抱着动弹不得的绘里,在睡着前喃喃自语着这句话,以及————

老师胸好大……快被闷死了啊……












当东条希醒来时,她感到自己头疼的厉害。

“啊……好疼啊……”

好像有什么不对……

希皱眉,慢慢低头往下看去。

只见自己怀里搂着一个金色的脑袋,金发少女正靠在自己怀里睡着。

“…………………………………………”

天啦噜什么鬼情况为什么绘里亲会在这里不不不应该说为什么咱会抱着绘里亲睡觉啊!!!难不成咱跑到绘里亲家里了?!不不不这就是咱的家所以为什么她会咱家里啊?!?!昨晚喝了酒来着咱没对她做出什么事来吧?!?!?!?!

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的希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和绘里。

嗯,很好,衣服都好好地穿着。
绘里脖子上也没什么奇怪的痕迹。

看来昨晚自己没对她做什么奇怪的事。

希松了口气,开始重新思考问题。

“绘里亲怎么会在这啊……”

嗯…昨天放学后,就去了妮可亲的庆功宴……庆祝妮可的新专辑热卖and小花阳正式出道……
然后……被凛灌了好多酒……
然后……好像被妮可送了回来……
然后……
然后……
然后怎么了?

希的记忆在妮可送自己到了家门口这断了片。

『等绘里亲醒来后问问她好了。』
希开始观赏起绘里的睡颜。

啊~绘里亲睡觉的样子真可爱啊~
好想亲一口~

咳咳不对!!

要是被妮可知道了肯定又要被说成hentai了。

不过好像昨晚做了个梦……
梦到自己和绘里亲表白了……还顺带夺走了人家初吻……

这要是是现实就糟糕了呢哈哈哈哈~

“嗯……”
正当希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怀中的绘里醒了过来。

“咦?啊,绘里亲你醒了啊……”
希突然感到一阵尴尬。
“嗯……”绘里从床上坐起,揉揉朦胧的双眼,脑子渐渐地清醒了过来。
看了眼一旁一脸茫然的希,绘里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转回了头。

她果然什么都忘了啊……

“……绘里亲?”
绘里叹了口气,无奈说到:“请老师以后不要喝个烂醉跑回来乱按我家门铃……还有,钥匙要随身携带啦……”
“诶?昨晚咱跑去你家了啊……抱歉呐哈哈……”希歉意地笑笑,挠挠自己的后脑勺,“那……绘里亲怎么……嗯……”
一时半会儿,希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才好。
绘里爬下床,拿起桌上自己家的钥匙,“妮可桑啦,说还有朋友在等她,就让我稍微照顾一下你……”
“妮可亲啊……”希跟着绘里爬下床,感到绘里似乎有点不对劲,她跑到绘里跟前拦住了绘里的路,“只有这样吗?”
听到希这样问,绘里停下了脚步,“…嗯、嗯……只有这样……”她转头看向了别处。
见了绘里的反应,希很快明白了她在说谎,“绘里亲你啊,说谎的时候可是会看向其他地方哦。”
好歹自己也教导了她三年,绘里的一些细小习惯,她还算是比较清楚的。

“……!”被希说中了的绘里低下了头。
“绘里亲?”
“喜欢……”
“诶?”
“老师昨晚说……喜欢我……”绘里抬起了头,“不过,是骗人的吧?喝醉了说的胡话……”
“我……”

啊啊,原来那个不是梦,是真实的啊……

“总是逗我玩老师觉得很开心吗?!我可是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啊!!”绘里抬起手胡乱地擦掉眼眶里不知何时泛起的泪水。

真是差劲啊自己……
因为这种事居然哭了……
还是在她的面前……
会被嘲笑吧……?
那就笑吧……无所谓了……

“……”
见绘里在自己的面前突然哭了,希终于确定了一件她一直以来都不确定的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不是胡话哦。”
“诶?”
希的表情,是绘里从未见过的,认真的表情。

“因为……真的太喜欢绘里亲了,所以才喜欢和绘里亲一起玩……”
“不是胡话,是真的……”
“咱喜欢你啊,喜欢你好久了……绘里亲……”

拉过绘里的手,希将她最喜欢的学生搂入怀里。

“可以吗……”

“……”听到了她一直以来最想听到的话,绘里哭地更厉害了,抬起手臂抱紧了希,“希……太狡猾了……”

不是东条老师,而是希。

“嗯,咱最狡猾了,仗着喝醉夺走了绘里亲的初吻。”
“希是混蛋……”
“嗯,咱是坏蛋,让绘里亲哭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狡猾的混蛋,让绘里喜欢了好久。



——————————————————
——————————————————

大家好,我是不正经的辛言。
这篇是某只Jacket大概一个多月前还两个月前来着要的点文。
年上醉酒希和年下绘里。
拖了那么久终于写好了。
写的过程中,脑中逐渐出现了一个人设世界观,好想写。
于是决定开始不定期写【Happy Time!】系列。
都是同样人设世界观的小短篇。
目前决定的主cp有:绘希,凛姬,妮花【对,你没看错,妮可和花阳】。
果海鸟还在研究。
过两天放个人物关系图。

再说一点小事:
今天月考,语文作文什么鬼啊真是的。
晚自习偷偷玩手机,被语文老师发现了,于是被叫去改试卷。
改到了奇怪的答案。

lofter的排版真的是“好的”飞起

评论(9)
热度(87)

© 辛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