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言

敏菲利亚的女人是其日娜的小武士(
自嗨人士
头像@阿寒
我已螺旋升天

【绘彩】只是一个关于留宿的故事(2)

【by 智障艳艳】

"嗯?"她輕哼了一聲。

"若是還沒有要睡的話,來聊聊天怎麼樣?"內田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內田前輩..."

"不可以喔。"說到一半的話語被抵在唇上的食指堵住,內田露出了可愛的笑容"前輩禁止。"

"..."

繪里實在不想承認,她現在正因為眼前這個惡趣味的前輩而臉紅心跳。

"明天可是要早起的。"盡量保持鎮定地挪開前輩的手指,繪里提出非常實際的問題"不趕快睡早上會爬不起來的吧?"

"就一會兒!"內田雙手合十"一會兒就好。"

"唔..."

掙扎了一下,繪里妥協地嘆氣"只有一會兒。"

"太好了。"內田小聲歡呼。

"那麼,內田さん想要聊些什麼呢?"看到她開心地像個孩子,繪里也忍不住跟著笑了出來。

"聊些戀愛的話題如何?"內田輕笑著,繪里仿佛看到她小惡魔似的尾巴在後頭搖晃"繪里喜歡什麼樣的人?"

沒有料到是這麼少女的話題,繪里愣了一下。

"吶?"內田歪了歪頭,笑容不減。

"嗯..."她低著頭認真思索"認真負責...又溫柔體貼的人吧?"

"哼~?很一般的條件呢。"

內田沉吟了一會兒,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那麼繪里覺得,我是個怎麼樣的人?"

"咦?"

"在繪里眼中,我是怎麼樣的人?"內田又重覆了一次問題,想了想後又補充道"要誠實回答,不可以因為我是前輩就敷衍。"

"唔..."繪里困擾地皺起眉"真的可以老實說嗎?"

"可以,應該說不誠實的話我可會給你小小地懲罰喔。"

繪里打了個寒顫,此時內田的笑容讓她有些害怕。

"好吧...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繪里開始扳起了手指。

"內田さん總是很惡趣味、令人摸不透心思、還喜歡捉弄人,明明身為前輩有時候卻像個孩子似的,任性地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唔...還真過分啊。"

"是內田さん讓我誠實說的喔。"繪里聳了聳肩。

"感覺繪里也很壞心眼呢..."內田不滿地嘟起嘴。

"嘿嘿,彼此彼此。"繪里被她的表情逗笑了"不過..."

"對工作一直非常認真嚴謹,雖然喜歡欺負後輩卻又經常默默地給予照顧,還有意料之外的很有少女心的一面。"

她停頓了一下。

"這樣的內田さん對我來說"繪里不自覺地柔和了表情"是讓人尊敬的、溫柔的前輩,同時也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

"..."

等了半天沒有等到內田的回應讓繪里有些疑惑"內田さん?"

內田低著頭讓人看不清表情,房間內的照明因為繪里的要求而留了一盞床頭燈,在溫暖色調的燈光下,讓繪里有了內田的耳朵也被染上顏色的錯覺。

"...太狡猾了"

"誒?"

繪里靠近了一點,試圖聽清內田嘴裡模糊的低語。

"什麼都沒有。"內田推開了繪里的臉,沒好氣地說道。

"內田さん...生氣了?"

繪里有些緊張,果然自己剛剛不該這麼老實地說出對於內田前輩的看法嗎?

"才沒有生氣。"內田轉了個身,變成背對繪里的姿勢"好了,睡覺了,明天可是要早起的。"

"果然是不高興了嗎..."繪里沮喪地小聲咕噥"內田さん晚安。"

在閉上眼簾的那一刻,額頭上的柔軟觸感讓她又立刻瞪大了眼睛。

"這是晚安吻。"內田很快地退開了身體,笑得燦爛"晚安,繪里。"

隔天在南條看到她熊貓似的黑眼圈而驚訝地發出疑問時,繪里只是長嘆了一口氣當做回答。





——————

原本以为要等上一个星期。

评论(1)
热度(16)

© 辛言 | Powered by LOFTER